火車在我記憶中,占據著一個不大不小的位置
外婆家後方就是火車軌道,對於一半的童年歲月消耗在外婆家的我,那轟隆轟隆的聲音,總是帶著溫暖的熟悉感。
早晨或下午,只要聽到火車聲,我都到屋后小木窗眺望
有時候是載客,有時候是拖格火車
凌晨睡夢中隱約聽到火車聲,午夜的火車要奔向哪裡呢

 

雖然搭火車的次數少得可憐,可是對火車總是有著浪漫的憧憬。
比起髒亂的碼頭,冷冰冰的飛機場,令人煩躁的巴士站
火車站充滿古樸,老舊的氣質,帶著歲月的痕跡,夾雜著一絲絲的落寞,叫人無限遐想。

 

來到懶人的故鄉,就對小鎮的火車站分外好奇
老實說,那個候車站在哪裡我還是沒有發現,只看到一個灰撲的路牌
午後來到火車站,炎日當頭,鐵軌上方空氣隱隱瓢著熱氣
提起腳踏上石頭路,有點心虛,怕當場被抓。好像有說闖入鐵軌是犯法的,而且多年的教誨告戒我們:不得隨意越軌

 

我這個犯罪者無可避免的開始幻想隨時會有火車迎面而來
甚至胡思亂想,鐵軌會自動移位,把腳夾住
這大概是童年時被大人誤導的後遺症了

 

離開火車鐵軌,回頭一望,兩旁高過人頭的茅草微微搖曳

 

寂靜的午後,火車站空無一人

san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